帕內塔資料照片
  不勝酒力帕內塔三怕?
  一怕喝茅臺酒,這是一種烈酒,容易上頭
  二怕酒桌上每個人都挨個敬酒,一杯接著一杯
  三怕美國防長被灌倒,在世界大國軍方領導層面前丟面子
  據美國媒體近日報道,美國前國防部長、中情局局長帕內塔在其新書《值得奮戰:領導戰爭與和平的回憶錄》中披露了一段他擔任防長期間訪問北京時(2012年)的趣事。對於中國用茅臺酒招待外國貴賓這一老規矩,帕內塔想方設法逃避,在一次宴席上暗自以水代酒。
  帕內塔當天(9月19日)參觀了位於北京郊外的一所軍事院校,並與學員們進行交流。當天中午,他還和學員們在學校食堂共進了午餐。當天晚上,中國軍方舉辦筵席招待帕內塔。
  帕內塔在書中說:“當天晚上在一張大圓桌列席後,雙方就開始敬酒並表達對彼此的敬慕。但自己很清楚,當天中方必上茅臺,這是一種烈酒容易上頭。每個人都挨個敬酒,一杯接著一杯,沒幾杯你就會意識到自己身體就有點搖晃。我心想,作為美國國防部長,在世界大國軍方領導層面前,我還是不要喝醉為佳。於是,我在就席時將助理凱利拉在一旁,問他是否可以設法讓我避開這一中國老規矩(即喝茅臺)。最後,凱利和一位中國服務員商量好,每次我的酒盃被倒滿白酒後,這位服務員都會秘密用水替換之。”
  2012年9月17日晚,帕內塔抵達北京開始對中國進行為期4天的訪問,而他參觀這所軍事院校是在19日。此次訪問是他自2011年7月就任美國防長以來的首次訪華。
  其實,用茅臺酒招待國外政要早有先例。1972年2月21日,時任美國總統的尼克鬆對中國進行訪問,中國總理周恩來為其舉辦招待晚宴。負責為尼克鬆安排日程的秘書表示,在與周恩來碰杯之前,尼克鬆已經被提醒不要真正喝中國的烈性酒茅臺,只要舉起杯來碰一下嘴唇即可。
  政客和酒
  喝什麼酒很有講究
  1963年約翰遜當總統後,決定國宴上只用美國葡萄酒。1968年,尼克鬆當了總統,他是個葡萄酒內行,尤其青睞法國的瑪歌。每次宴會,他喝昂貴的瑪歌,讓服務員給別的客人倒的是美國酒,還用紙巾蓋住酒瓶上的商標,不讓客人知道。
  現任美國總統奧巴馬也頗懂得以酒“公關”。喝啤酒還是葡萄酒,完全取決於他見的客人是什麼身份。如果是藍領人士,就喝啤酒,白領人士則喝葡萄酒。如今,美國經濟不景氣,高消費的風氣開始轉變,有一次英國首相卡梅倫到訪,國宴上的葡萄酒價格就不到100美元。
  在英國,大型招待會上多用澳大利亞、智利等國生產的葡萄酒或香檳,而一般招待會上待客的酒只值5英鎊。
  不合客人口味會惹麻煩
  許多國家的國宴都傾向用本國酒,但如果本國酒的味道不合客人的口味,就會惹麻煩。
  2005年,時任英國首相布萊爾在國宴上拿出數瓶珍藏多年的英國葡萄酒請客人品嘗。宴會一結束,時任瑞典首相佩爾松就衝進洗手間。事後,佩爾松向時任意大利總理貝盧斯科尼訴苦說,那些英國葡萄酒“難喝極了”,讓他“想吐”。之後,貝盧斯科尼在記者面前說:“佩爾松被峰會上喝的那些英國劣質葡萄酒弄慘了。今天早上,我派人給他送去24瓶意大利名牌‘蘇維濃’紅葡萄酒,相信他喝了一定能恢復元氣。”這番話讓布萊爾丟了面子,他大為惱火,差點引發一場外交糾紛。
  那些好酒的政客們
  日本前首相野田佳彥酒量不錯,每天要喝8兩左右的清酒。在他的政府走入“末期”時,心中煩悶,整天獨自喝悶酒,手頭沒酒時,甚至會把供在神龕上的酒都拿下來喝掉。
  2003年,時任澳大利亞外交部長的陸克文在出訪聯合國期間,“拜訪”了一家脫衣舞俱樂部,還因對脫衣舞女郎有不當舉動而差點被趕出。此事2007年曝光後,陸克文的解釋是,平日不怎麼喝酒的他那天很快就喝醉了,完全記不清發生了什麼事。人民、中新
  (原標題:招待宴上怕被中方灌醉 美防長偷偷以水代酒(圖))
創作者介紹

香港

oi53oiiqc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