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日,巴黎舉行百萬人游行,展現法國團結一致反對恐怖主義的決心。法國上次如此聲勢浩大的游行,要追溯到1944年8月。當年8月25日、26日和29日,幾十萬甚至上百萬人涌上街頭,在香榭麗舍大街、協和廣場等地歡呼巴黎解放。不同於最近這次大游行的悲情肅穆,1944年的游行洋溢著歡樂和激動。
  盟軍裝甲車被人群圍住
  1944年8月25日凌晨,盟軍開始進入巴黎,此時街道上仍然潛伏著尚未肅清的德軍狙擊手,市中心不時有激烈的坦克戰鬥。但按捺不住的巴黎市民已經開始歡慶勝利。
  據當日開著裝甲車進入巴黎的英國皇家空軍士兵描述,當太陽穿過濃霧,巴黎迎來曙光時,巴黎人逐漸意識到巴黎已經得到解放,人們揮舞著旗幟聚集在街道上,不斷向天空拋灑花朵與旗幟,並且將同伴們也拋向天空。人們爭相爬上汽車,踩在汽車頂上歡呼。
  當時,法國抵抗運動的年輕人最為活躍。他們踩在汽車擋泥板上,高唱《馬賽曲》。盟軍士兵開著裝甲車穿行在人群中,由於圍住他們歡呼的法國人太多,最後需要動用憲兵將他們接出來。當參戰的英國皇家空軍士兵進入蒙巴蒂斯街時,這條在法國藝術史上具有特別重要地位的街道一片喧囂。有些人朝天鳴槍,有些人大聲歡呼,有些人拼命吹著口哨,有人流下了激動的淚水,還有些人向盟軍士兵拋去飛吻,並打開香檳,香檳的泡沫通過裝甲車的頂蓋,一直淋到了裡面的士兵身上。只聽見有人大聲喊道:“我等了很久了,謝謝你們能來,皇家空軍、皇家空軍……我就是英格蘭人……我兄弟就去參加皇家空軍了……請親吻我吧……你必須喝,我保存這瓶酒就是給我遇到的第一個英格蘭人的!”
  8月25日涌到巴黎街頭慶祝的法國人有數十萬之多。許多人還自發追捕殘留在巴黎城內的納粹駐軍,並對其進行毆打。當天晚些時候,巴黎城內的德軍司令馮·肖爾鐵茨不顧希特勒“將巴黎化為一片廢墟”的命令,徑自決定向法國第二裝甲師投降。也就在當天,戴高樂來到巴黎,並將他的指揮部搬到巴黎。他在巴黎市政廳向聚集在那裡的法國民眾發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說。
  演說中,戴高樂動情地歡呼:“巴黎憤怒了!巴黎被摧毀了!巴黎殉難了!但是巴黎被解放了!巴黎是被它自己解放的,它的人民在法國軍隊的幫助下,在全法國、戰鬥的法國、唯一的法國、真正的法國、永遠的法國的幫助下,解放了它!……所有法蘭西的兒女們要手拉手地、如同兄弟姐妹一樣向著法蘭西的目標前進。法國萬歲!”
  空襲難阻閱兵游行
  第二天,德軍出動飛機對巴黎進行空襲,摧毀了一些建築。但法國第二裝甲師仍按照計劃開始進行閱兵。部隊經過凱旋門,一路沿著香榭麗舍大街前進,進入協和廣場。當戴高樂和其他人一道從香榭麗舍大街進入協和廣場時,槍聲忽然響起。一隊埋伏在附近克裡雍大飯店屋頂的德軍狙擊手向閱兵隊列開槍,但幸好沒有造成大的傷亡。據說,戴高樂當時是德國狙擊手的重點目標,甚至有狙擊手已將準星對準了他,但最終沒能擊中。
  即便如此,仍有約100萬巴黎市民涌到香榭麗舍大街兩側和協和廣場,目睹這激動人心的一刻。而當時巴黎的總人口約為400萬。香榭麗舍大街兩旁的人們,打出“戴高樂萬歲”的橫幅。協和廣場上,人們爭相爬上廣場的雕塑上,以取得最佳觀看位置。憲兵拼命維護秩序,為參加閱兵的第二裝甲師和戴高樂清理出一條道路。
  這次游行閱兵最終奠定了戴高樂法國領導人的地位。8月27日,盟軍總司令艾森豪威爾來到巴黎,並與戴高樂會面。戴高樂希望美軍能夠在巴黎留下兩個師幫助新生的法國當局維持巴黎秩序。艾森豪威爾考慮到前線戰事吃緊,拒絕了戴高樂的請求,但他答應,美軍第28步兵師可以在經過巴黎時先進行閱兵,再奔赴前線,這在政治上可以幫助戴高樂穩定局勢。
  於是8月29日,美軍第28步兵師和法國部隊的混編方陣經過凱旋門,再經由香榭麗舍大街進入協和廣場,進行盛大的閱兵儀式。這一次,法美混編部隊是邁著整齊的方步接受檢閱的。巴黎市民再度涌到香榭麗舍大街進和協和廣場上,對著士兵們歡呼雀躍。  (原標題:1944年巴黎人大游行慶祝解放 戴高樂險被狙擊)
創作者介紹

香港

oi53oiiqc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